融資租賃未來發展中的幾個思考

  一、 當下和未來發展速度的判斷

  自2020年(或2018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后)中國融資租賃進入第三個發展階段(參見羅曉春,中國融資租賃發展階段研究),由于疫情的嚴重影響加之監管趨嚴,當前融資租賃發展很艱難已取得行業共識。但對近期(近3年)發展態勢的判斷,由于融資租賃沒有全國統一的行業協會,沒有統一的統計,各個機構獲取的數據渠道不一,得出的結論差異很大,甚至是南轅北轍,客觀上影響行業和潛在投資者對形勢的判斷。

  樂觀機構判斷融資租賃仍處于較快發展階段。據《中國融資租賃行業發展報告CL100-2022》(外協)報道,2021年,我國融資租賃行業的總資產達到7397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約9.5%;當年新增業務額約2572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約10.6%。從100家樣本公司看,總資產收益率由2020年的1.37%上升至2021年的1.45%,凈資產收益率由9.37%上升至9.79%,資產負債率由2020年的85.31%降至2021年的85.19%,風險資產倍數由7.78降至7.71,因此,源于上述一系列良好的數據,結論是非常好的:面對多重壓力,中國融資租賃行業在艱難中穩健前行。

  相反,中國租賃聯盟認為,2021年,中國融資租賃業繼續處于調整狀態,業務總量繼續下降,到年底,全國融資租賃合同余額約為62100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底的65040億元減少約2940億元,下降4.5%。其中:金融租賃約25090億元,同比增長0.02%,業務總量占全國的40.4%;內資租賃約20710億元,與上年底持平,占全國的33.4%;外資租賃約16300億元,比上年底下降15.5%,占全國的26.2%。后二者統稱為融資租賃。

  最近,中誠信國際發布《中國融資租賃行業展望》,主要認同中國租賃聯盟的數據,結合2022年中的數據,進而提出連續3年下降的判斷。指出,由于當前宏觀經濟環境較弱,中小企業經營困難,個別行業出現集中性風險暴露,信用風險事件頻發,租賃公司面臨著租賃資產信用風險上升的壓力,進而業務開展趨于謹慎。同時近年來陸續發生租賃公司由于經營不善而出現虧損,進而停止展業、退出市場的情況。受上述因素共同影響,融資租賃行業的合同余額增速在近年來持續下降,自2020年起租賃公司合同余額出現負增長;截至2021年末較上年下降4.52%,其中金融租賃公司的合同余額變動較小,融資租賃公司同比下降7.50%;截至2022年6月末,租賃公司合同余額為6.03萬億元,較年初下降2.85%,其中金融租賃公司變動較小,融資租賃公司較年初下降4.84%。自2020年以來,租賃公司的合同余額已經連續3年出現負增長,主要由于融資租賃公司的合同余額下降所造成。由此可以看出,融資租賃行業自2019年開始,行業發展逐步退出快速增長期,進入到了一個發展的新階段。

  中誠信進一步選取在公開市場發債的32家金融租賃公司和45家融資租賃公司作為樣本,可以看作是整個租賃行業的大中型企業代表,2019年以來,77家樣本租賃公司的資產增速基本處于穩定區間,基本上維持在7%以上的增速。因此我們可以推論出,中小融資租賃公司的資產下降速度比行業下降速度更大。

  我們調查訪問眾多不同類型的租賃公司,可以得出基本結論:近幾年經營狀況最好的是央企大型租賃公司,其次是(銀行系為主的)金融租賃,再次的是省級及副省級城市國資租賃,地級市租賃兩級分化較重,民營中小租賃最差。未來一個較長的時期內,這種趨勢不會有大的改觀。我們以具有準確金融統計的金融租賃公司的數據來分析,據中國銀行業協會正式發布《中國金融租賃行業發展報告(2021)》,2021年末全國68家金租租賃資產租賃資產余額3.33萬億元,同比增長6.08%,而且行業公認金融租賃是居一流競爭力的,金租擁有全行業40%以上的租賃資產,顯然,2021年中國融資租賃行業很難達到高于金租的增長速度。同時我們從眾多典型調查得知,一般融資租賃公司特別是小型公司大多是規模萎縮的事實,因而我們認同近三年中國融資租賃行業事實上處于(增速)收縮狀態。

  近3年融資租賃行業租賃資產下降是階段性的還是趨勢性的呢?我們認為資產規模絕對下降只是階段性的。但行業發展處于由高速轉為中低速的拐點,未來中國融資租賃伴隨宏觀經濟轉入高質量(中低速)發展軌道,加之監管趨嚴,適格租賃物限制等因素,融資租賃業必然轉到中低速發展階段,但發展速度仍略高于國民經濟增長速度。這是我們制定融資租賃行業及企業發展規劃的基本判斷。

  進一步講,我們認同大型租賃公司會依據其體制優勢、管理與信用優勢、規模優勢及風控優勢等因素而獲得資金優勢,因而未來會保持平穩發展;部分區域性的、小型的、新設的租賃公司,由于被納入監管名單,股東可能會對其加大戰略重視,一方面通過增資等方式增強資本實力,另一方面通過股東方的業務資源支持可以迅速做大規模,加之銀行等債權人對發展中的公司可持續注資,這類小型租賃公司會在一定時間內實現遠超行業平均水平的業務增速(參見中誠信展望報告)。但由于小型公司本身在兩級分化,加之小型公司資產規模小,占行業總資產比例太低,無法改觀行業中低速發展的基本態勢。

  二、行業集中度問題

  有的研究觀察者認為,中國融資租賃行業集中度太低,大大不夠。比如,《融資租賃3.0時代——中國融資租賃行業發展報告(2022)》(01)認為,行業集中度偏低,兩極分化嚴重。

  反之,有的研究提供的數據,可以支撐集中度較高的結論。比如中誠信的行業展望報告展示,作為整個租賃行業的大中型企業代表,在公開市場發債的32家金融租賃公司和45家融資租賃公司,截至2021年末,77家樣本租賃公司的總資產為4.58萬億,與同期整個行業的6.21萬億租賃合同余額做對比,如果近似將總資產等于租賃合同余額,77家樣本公司占到全行業約70%以上的體量。

  我們認為,不到行業10%的公司(2021年全國納入監管的公司667家,占對應融資租賃公司群體的8.68%(還有不少省份沒有公布納入監管的租賃公司家數),以此比例推算,全國在冊的11531家融資租賃公司,約1000家可納入監管,視為正常經營;這與融資租賃行業人士通常判斷全國正常經營的融資租賃公司不到1000家,二者基本一致)擁有全行業70%的資產。我們認為產業集中已經得到充分體現。

  再從千億以上頭部租賃公司的業務規模占比來看,我們統計2021年11家千億資產的頭部金租公司(包括993億元的江蘇金租)租賃資產達到2.02萬億,6家千億融資租賃公司(遠東、平安的天津公司合并計算)租賃資產達1.43萬億,17家租賃公司租賃資產共3.45萬億,占到租賃行業租賃總資產6.21萬億的55.56%。概而言之,不到20%的大公司擁有行業一半以上的資產,可見千億頭部租賃公司已經非常凸顯其行業地位。

  我們并不主張行業集中要達到寡頭壟斷的程度。中國領土遼闊,經濟總量巨大,區域之間差異較大,金融服務產業格局宜少數大型公司與眾多中小型公司并存,為實體經濟提供差異化服務為妥?傮w上講,大的公司會更大,小公司資產規模的絕對量也會逐步增大。因此,不必追求過高的行業集中度。中國銀行業的布局亦如此。2021年六大國有銀行總資產145.47萬億,占銀行業總資產的42.19%,十大全國性股份制銀行總資產59.66萬億,占17.3%,兩者合計占到行業總資產的59.49%。其實中國銀行業的集中度已經是非常高的了。

  未來,中國融資租賃行業更多是競合關系:是大與小,本地與外地,資金與業務(特別是廠商、產業鏈租賃與具有資金優勢的租賃公司合作),專業化與非本專業領域的租賃公司(專業化公司并購或換入己方專業化經營領域的資產)之間全方位多角度的合作——且因差異因不同優勢之間的合作,會是長遠而穩固的合作。

  三、關于公用事業租賃

  無論是融資租賃,還是金租,目前公用事業都是位居第一的業務板塊。融資租賃轉向主要服務實體經濟的路子還很長。

  對此我們的建議是:

  第一,按照中央防范化解政府債務及隱性債務的精神,這項艱巨的任務,不是運動式突擊一陣就能一蹴而就的,是一項長期的任務,需要打持久戰的耐力。因此已經有存量的融資租賃公司,需要有耐心,加強溝通,為政府出好主意;與地方政府一道,共同想辦法,保安全,維護好雙方的信用;推進地方國有企業的市場化改革,在不增加政府顯性和隱性債務的前提下,調整租賃資產結構,一步一步度過難關。當下財政緊張又要保穩定與發展的任務下,任何急躁、武斷的作法,對存量租賃資產的安全而言都于事無補。2022年9月,財政部發布《支持貴州加快提升財政治理能力奮力闖出高質量發展新路的實施方案》,值得參考借鑒。財政部將穩妥降低債務風險,研究支持貴州高風險地區開展降低債務風險等級試點。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在落實地方政府化債責任和不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前提下,允許融資平臺公司在與金融機構協商的基礎上采取適當展期、債務重組等方式維持資金周轉,降低債務利息成本。指導貴州加大財政資源統籌力度,積極盤活各類資金資產,完善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考核和問責機制,穩妥化解存量隱性債務,堅決遏制新增隱性債務。

  第二,并不是政府不負債或債務越低越好,化債目標是把債務水平降低到財力許可的程度。在預算內的政府負債是合理的,也是比較安全的租賃資產。我們建議未來5-10年,融資租賃努力將公益事業租賃業務規?刂圃40-50%是妥當的,更長遠的目標是30%或33%。

  第三,當下管控公用事業租賃資產的核心一不違約,二不新增政府債務及隱性債務。從長遠看,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作公益事業租賃,不能再簡單看地區財力,而應看自己能否管控信用風險。因而除了全國開展業務的央企(包括國有重要銀行)和實力強勁的全國性股份制銀行系的租賃公司外,其他租賃公司更多只能開展本地可把握的、有現金流支撐的、租賃物合格的公益事業租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