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一則報道指出,地方審計披露了融資平臺數項問題,包括利用學校醫院融資、挪用專項債資金、債務融資成本較高、承接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等。

  其中,報告披露,部分縣融資平臺公司違規利用醫院和學校融資。

  3個縣利用醫院、學校收費權為融資平臺公司融資提供質押,或直接融資后將資金轉借融資平臺公司使用,涉及金額1.11億元。其他地方也有類似情況,遼寧省審計報告披露,2個市3家醫院充當政府融資平臺轉借8.99億元。

  據記者了解,融資平臺“借道”學校醫院融資的交易結構通常為,醫院學校將設備出售給租賃公司再租回,然后分期向租賃公司支付租金,同時由政府融資平臺為交易提供擔保,醫院學校獲得的資金交由當地政府平臺使用。

  穿透來看,這相當于醫院學校以設備向租賃公司融資,同時融資平臺借道學校醫院融資,醫院學校等事業單位異化為地方融資平臺。

  以下為報道全文:

  截至8月8日,已有10余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下簡稱省份)審計廳(局)公布了《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以下稱審計報告)。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堅決遏制增量、化解存量。加強融資平臺的治理是重要方向,融資平臺管理也成為各地審計關注的重點內容。

  據記者梳理,地方審計報告披露的融資平臺問題主要有以下幾項:利用學校醫院融資、挪用專項債資金、債務融資成本較高、承接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等。地方審計報告也對相關問題提出審計建議。

  利用學校醫院融資

  融資平臺公司是指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門和機構、所屬事業單位等通過財政撥款或注入土地、股權等資產設立,具有政府公益性項目投融資功能,并擁有獨立企業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包括各類綜合性投資公司。融資平臺債務是組成地方債的核心部分,多年來一直是監管重點。

  江蘇省審計報告稱,組織對全省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化解及融資平臺公司經營管理、風險防范情況進行審計,重點抽查了64個市縣的273家一級融資平臺公司。從審計情況看,全省超額完成年度化債任務,但也發現部分地區融資平臺公司經營管理不規范。

  其中,18個市縣的38家融資平臺公司未建立健全融資決策管理制度;35個市縣的62家融資平臺公司有188個工程項目未按規定招標,涉及合同金額195.96億元;11個市縣的13家融資平臺公司有16個工程項目違反合同約定,提前支付工程款2.18億元;21個市縣的31家融資平臺公司盲目投資或投后跟蹤管理不到位,導致或有損失36.26億元。

  廣西審計報告披露,在自治區本級財政管理審計中,重點關注了部分縣推進融資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工作情況。從審計情況看,各級政府融資平臺公司對財政的依賴程度仍然較高。

  審計報告披露,部分縣融資平臺公司違規利用醫院和學校融資。3個縣利用醫院、學校收費權為融資平臺公司融資提供質押,或直接融資后將資金轉借融資平臺公司使用,涉及金額1.11億元。其他地方也有類似情況,遼寧省審計報告披露,2個市3家醫院充當政府融資平臺轉借8.99億元。

  據記者了解,融資平臺“借道”學校醫院融資的交易結構通常為,醫院學校將設備出售給租賃公司再租回,然后分期向租賃公司支付租金,同時由政府融資平臺為交易提供擔保,醫院學校獲得的資金交由當地政府平臺使用。穿透來看,這相當于醫院學校以設備向租賃公司融資,同時融資平臺借道學校醫院融資,醫院學校等事業單位異化為地方融資平臺。

  對于融資平臺而言,雖然租賃融資的成本高于銀行貸款,但也有不少優勢。比如,融資資金用途不受限制。與銀行貸款、債券融資都對募資用途有嚴格限制相比,通過售后回租模式獲得的資金,城投平臺可按需使用,資金用途靈活性較高。

  “因為有的融資平臺在原銀監會的名單內,金融機構不能向平臺內的名單提供融資,地方政府借道醫院、學校融資打開了新的融資渠道!睎|部省份某融資租賃公司項目經理表示。

  承接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

  安徽省審計報告披露,1個市、2個縣存在開發區管委會或融資平臺公司階段性挪用專項債資金問題,涉及金額2.75億元。

  該審計報告并未披露當地融資平臺獲得的專項債資金挪用于何處,但從其他地方看挪用用途包括還本付息及日常支出等。比如,廣西審計報告稱,2個市和4個縣擠占挪用23個項目政府專項債券資金44.91億元,用于房地產商業開發項目、其他債務還本付息等支出。2個市3個項目5.8億元園區專項債券資金被擠占挪用于平衡財政預算和日常支出。

  “按照要求,專項債要用于項目建設,不過在地方債務壓力加大的情況,一些地方會挪用專項債資金償還到期的城投債券,畢竟城投債如果兌付不了相關負責人大概率被撤職,挪用專項債也會被處罰,但相對較輕!蹦戏绞》菀晃徽度谫Y部門人士直言。

  此外,廣西審計報告披露,部分縣仍由融資平臺公司出資承接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2個縣在2022年以后繼續安排融資平臺公司使用自有資金2.87億元續建4個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湖南審計報告披露,新增隱性債務仍有發生。有的融資平臺舉債建設公益性項目或變相建設形象工程及樓堂館所,造成嚴重損失浪費。

  究其原因,無收益的公益性項目建設要么通過財政資金,要么通過一般債,否則有新增隱性債務的風險。相對應地,地方政府也不能將公益性資產注入融資平臺公司,否則也構成違規。吉林審計報告披露,1縣違規以辦公樓等資產入股融資平臺公司。

  “政府向融資平臺注入辦公樓、公園等公益性資產的目的是降低平臺資產負債率,提升城投的融資能力。但這存在合規問題,一是公益性資產的產權本質上不屬于平臺公司,平臺公司無權用此抵押借款;二是此類資產不能帶來現金流收入,導致資產與債務不匹配,增加償債風險,監管部門多次發文禁止!鼻笆瞿戏绞》菡度谫Y部門人士稱。

  湖南審計報道還披露,平臺公司轉型不到位,債務融資成本較高,且資產結構不合理,自主運營能力弱。有的市縣除正常支付利息外,另向第三方額外支付其他費用,增加了融資成本。

  紀檢監察部門此前披露,常德市經濟建設投資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凡榮濫用職權,騙取融資“顧問費”數千萬元。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主要負責人利用融資規定漏洞,讓違規設置的貸款“融資中間人”未經招投標便先期進場施工,并從中收受好處費上千萬元。

  湖南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巨大的利益誘惑下,部分領導干部以身試法,甘于被“圍獵”。除利用職務便利直接收受好處費外,投融資領域腐敗問題還以違規向他人支付或違規獲取“顧問費”“手續費”“咨詢費”“服務費”等中介費的隱蔽形式出現,貪腐手段花樣翻新,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

  對此湖南審計報告建議,要持續強化全口徑嚴口徑債務監管,堅決遏制新增隱性債務。加強項目管理,把財政承受能力評估嵌入項目決策和立項管理流程,從源頭上防止“半拉子”項目和爛尾工程。加強專項債券管理,壓實地方黨委政府責任,建立償債備付金和后評估制度,嚴防擠占挪用。

  江蘇省審計報告提出,堅持底線思維,加大對各領域風險隱患的識別、預警、處置,提高風險防控能力。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健全全口徑債務監測機制,堅決遏制增量、化解存量,嚴禁變相舉債、違規舉債。規范融資平臺公司經營管理,加強對股權投資、資金出借擔保等重大事項的全過程監督,防范經營風險。